Flipboard紅板報獨家對話青山周平:“不聽話”才能成為好建筑師

來源:中國設計在線    時間:2017-07-20    站內收藏

浙江11选5一定牛 www.zxczf.com

Flipboard紅板報獨家對話青山周平:“不聽話”才能成為好建筑師
當你在茫茫原野上驅車數小時,突然發現一座獨自矗立在天空下的建筑時,你會有什么感覺?也許你會想:它是如何在一片蒼茫大地上騰空而起的?從挖下深深的地基,澆筑地梁,到架起繁復如迷宮的鋼筋結構,再以木、石、土之血肉澆灌出一座有思想、有個性的建筑,經過了多久,它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?它的內里隱藏了什么?

建筑如人,人如建筑。第一眼看見的,都是外表。見到建筑師青山周平的那一瞬,你也許會被他溫順朗潤的外表所迷惑,走進這棟“建筑”,你的感覺會隨著他的“內部結構”慢慢發生變化——一座傳統日式建筑的既定印象會被打破,你會看到宋代木質房屋的樸拙,中國山水畫里人被自然映襯出的謙卑,西方石砌大教堂的耿直硬氣,以及一種西班牙高迪派建筑里蘊含的奇思妙想。

青山是一座“未完成”的建筑。十二年在北京胡同的生活經歷,已經把一個廣島出生的日本人變成了一個會說流利中文的“北漂”建筑師。他熟悉胡同里的一草一木,習慣每天下班和光著膀子乘涼的大爺點頭示意,被山城重慶老巷子里堪稱“魔幻”的生活空間吸引。在參加了上海衛視的《夢想改造家》節目之后,他成了許多觀眾熟知的唯一一個日籍建筑師。

雖然青山覺得自己不算典型的日本男性,但在他的身上,你會發現大多數日本人都有的特征:注重細節,對自然界的美有敏銳感受力,有強大的學習能力。比如,他會注意到胡同里的陽光與屋頂形成的微妙角度;他會在釋迦摩尼誕生地--尼泊爾的藍毗尼里感受到人和蟲子、樹木、石頭的融合。他的視角永遠向外,看建筑物時,他看到的是人創造的“自然”。

在日本古典名著《源氏物語在》里,每一章節均以四季變換為名:“夕霧”、“常夏”、“松風”、”楊桐“...因為在日本人眼中,對自然的感受力是評判一個人氣質和品格的試紙。只有在日本,“賞?!輩嘔崠右恢值ゴ康淖勻幌窒蟊涑刪俟蹌康那斕?。對自然的愛這一點,在青山周平身上留下的痕跡最深。這也是青山在做一棟建筑——不管是改造一座破舊的胡同房,還是打造未來年輕的“家”時——永遠不曾缺位的自然觀。

融入自然,融入城市,這是青山周平眼中理想的“家”的樣子。

在買房成為可望不可及的夢的中國當代,人們如何保持有品質的生活方式?如何在緊張的工作高壓下仍然保有對“美”的敏感和欣賞力?Flipboard 紅板報邀請日籍建筑設計師青山周平,一起探討未來理想品質的生活。

訪談實錄:

F=Flipboard紅板報
Q=青山周平


青山周平:北京的胡同和重慶的老巷子保留了人的生活空間和速度

F:您是極少數參與改變中國人日常生活的外籍建筑師,也在胡同里住了很多年,在日本的大城市有類似胡同的生活方式嗎?

Q:胡同是北京的一個比較獨特的生活方式。雖然它的外在形態比較獨特,比如坡頂、紅門、回廊等等,但是我在乎的是它背后的生活狀態。簡單一點說,胡同的特點是生活的開放性。個體的生活空間是很小的,但是外面有各種各樣的共享空間。比如院子、胡同。胡同不僅是交通空間,也是生活空間,很多人在外面吃飯、聊天。所以他們的生活延伸到城市,城市就是他們的家。家和城市結合在一起。這個是我覺得比較有趣的特點。這個特點很多地方都有。北京、日本、歐洲都有。

重慶也是很有特點的城市。重慶地形很有特點,騎車子只能從山路上下去,但是人可以從樓梯下來,山城的老巷子臺階很窄,只有人可以過,汽車沒有辦法過去,所以保留了人的尺度和速度,這個地方就變成了人的生活空間。北京的胡同也一樣,因為比較窄,車子沒辦法過去,所以這個地方就保留了人的速度。

日本是一個很小的國家,有很多山,平原很少。那么小的國土里,人可以居住、種植的土地很少。而日本幾乎是單一民族的國家,有1.3億人口,人口密度非常大,所以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非常近,大家彼此都了解對方。這種環境利弊都有。不好的地方就是家庭之間人的距離關系太近的話,一個人就不能做很出格、很奇怪的事情。這也是日本社會的一個特點。

F:在日本各地的住宅類建筑中,您最喜歡的是哪一種?

Q:京都是我比較喜歡的。京都和別的城市都不一樣,因為它學習的是西安的城市規劃。這樣的城市在日本只有兩個,一個是京都,一個是奈良。

京都的街道是很有趣的。古時候,京都居民賦稅是根據房屋的門臉占街道的寬度來賦稅的。如果你的門臉很大,賦稅就很多,門臉很小的話,賦稅就少。所以京都的房子都很窄,很深,每一家后面都有一個院子,院子里的風景很漂亮。而且,京都居民會在門臉那里開一個店面賣東西,所以京都的房子一方面通過店面和城市有了關系,另一方面通過院子和自然有了關系。而我們現在的房子和城市、自然之間越來越沒有關系了,只成了一個私密的空間,城市和家越來越分開。所以我們去京都,能看到以前的城市、家和自然結合在一起的狀態。

青山周平:我作為建筑師的工作就是不聽業主的,風水里有科學道理
F:您在工作過程中有沒有遇到過設計理念和實際相沖突的情況?

Q:完全沖突的情況并不是很多,因為我是專業的,既然他付錢讓我來做這個項目,就會比較尊重我的想法。工期反而是比較頭疼的,尤其是商業項目,時間比較嚴格,有開業時間限制,必須在某個時間點完成,這個時候就比較難。

而且,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不聽他說的。因為他說的是他的既有觀念和想象力里有的,但是他表達的并不一定是他想要的東西。所以一般來講,我第一次和我的業主開會的時候,他會說很多他的要求,大部分我都不聽。我要抓住的是他沒有辦法通過語言表達的感覺和氛圍。很多時候我不聽他說的,但是結果是對他好的。

F:在中國,自古以來房屋就非常講究地形和風水,您怎么看建筑中涉及的風水的問題?你相信風水嗎?

Q:首先日本沒有風水的概念。但是我認為在“風水”中,很多東西其實是比較科學的,是古代人通過實際情況總結出來的一些有關房屋角度和結構的經驗。但是時代在變化,城市的環境也在變化,以前有道理的東西,現在就并不一定有道理了。比如北京的選址,在古代來看是非常好的,但是現在由于有了霧霾,污染來了排不出去,就不一定是好的選址了。而且對于經濟來說,沿海城市貿易更發達,北京在這一點上就不占優勢。所以自然環境、經濟條件都改變了,“風水”的說法也就不再成立了。

F:在中國的傳統建筑設計觀念中,您最欣賞、推崇的是什么?

Q:我覺得是人和自然的和諧相處。舉個例子,以前在大學里學過北京的四合院建筑,但是沒有直接的感受,直到我住進四合院,才發現了許多微妙的東西。比如說,胡同的樹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夏天,胡同里的樹有濃密的樹葉,能夠防止太陽光直射;到了冬天,葉子掉光了,陽光就能直接照進房間里。四合院屋檐的傾斜度和太陽照射的角度其實很微妙。我覺得這反映了中國古代人的智慧。

F:中國哪座城市的建筑給您印象最深?

Q:重慶,蘇州,烏鎮。烏鎮很美,但是它已經成了一個沒有人生活在其中的地方,像一個博物館,這也是建筑師需要反思的地方,如果烏鎮能夠通過自然、實際的方式保留下來就好了,但是現在只能通過商業、旅游來維持城市的原貌。
青山周平:中國全國各地都有“奇怪”的年輕人想做奇怪的事

F:在原研哉策劃《理想家2025》這本書中,您提出了“四百盒子城市社區”這個構想。這個構想非常超前,還參加了威尼斯雙年展。這個計劃是怎么想出來的?為什么是四百個盒子?

Q:這個“理想家”項目首先是從日本建筑界發起的,在日本舉行了兩次展覽。如果順利的話,明年會在中國有一次大的展覽。我在做這個項目的時候,考慮的首先是“共享”的概念,以及城市年輕人未來的生活狀態。現在年輕人住的房子越來越小,以前是七八十平米,現在是六十平米,三十平米,甚至深圳那種六平米的房子。這是一個趨勢。年輕人的房子越來越小,這個時候,我們沒有辦法按原來兩室一廳的房子來考慮現在的空間。所以我們要思考新的居住空間的趨勢。

此外,現在的年輕人變得越來越獨立,越來越“一個人”了。在城市里,我們都是“我、我、我”這樣的個體。新的時代,我們能夠如何連接每個個體,把“我、我、我”變成“我們”?這個是我考慮的問題。所以我做了這個盒子的社區。

這本來只是一個概念,我沒想到能這么快落地。我覺得現在中國比較有趣的是,全國各地都有許多有奇思妙想的年輕人,想做有意思的事,而且他們有能力去做。一個福建的年輕人希望在泉州做這個“四百盒子”的社區。泉州現在有850萬人,城市的成本比較低,年輕人可以做一些有風險、不太成熟但是有趣的事。他找到我,我們在泉州找到了一塊地,準備實施這個方案。我們準備做四十個“盒子”。在其他國家和其他城市,人們從沒有住在“盒子”里,但是中國這么大的人口基數,找到四十個“奇怪”的年輕人,嘗試一種新的居住方式,應該是很容易的。

F:如今科技與傳統行業的結合越來越緊密,一些3D打印和AI技術已運用到建筑中,您認為AI會顛覆建筑設計嗎?

Q:AI會改變很多東西,從自動駕駛來說,AI會淘汰司機這個行業,但是不會淘汰我們周末的時候和家人一起出去玩的生活方式。以前我們要做所有的事,但AI出現之后,我們會逐漸明確人到底需要做的是什么,以及人到底是什么。

建筑設計行業也是一樣。一部分的建筑設計會被AI淘汰,比如大的住宅小區的容積率、價格、樓間距的計算,AI會比人還好還快地作出更好的方案。但是建筑師的感性、愛、思想的部分不會被淘汰。
青山周平:我們未來建筑物的功能會越來越模糊
F:您認為未來的建筑趨勢是什么樣的?現在越來越趨同的建筑風格會不會限制建筑師的創新?

Q:很多建筑師現在考慮的問題是如何超越原來的思維方式。二十世紀初的建筑思維方式是學機械、汽車、工業品,功能即外觀,把所有的裝飾和沒必要的東西拿掉。這是現代主義建筑的思維方式。但是我們越來越覺得,這種建筑風格沒有建立人和自然之間的一種關系。

從設計風格來說,現在的趨勢是建筑物的功能越來越模糊,以前,用一個名詞就可以概括建筑,比如我在做一個博物館,一座醫院,一座咖啡廳;但是現在一座建筑物可以有多重功能,它可以同時是一座學校,一座圖書館以及一個咖啡廳。有點像是誠品書店,它既是一個書店也是一個購物中心?!胺擲唷筆巧細鍪貝畝?,我們的空間成了一個模糊的東西。我們在尋找新的關系。這可能是現在的一個設計趨勢。

F:建筑師的審美和一般人的審美應該是有一些不一樣的。您如何定義“好看”?

Q:如果“好看”是包含很多內涵的,那么做這種“好看”的東西就是不容易做到的。單純的“好看”只是建筑設計中需要考慮的一小部分。

F:從業十二年,您自己最滿意的建筑作品是哪一個?

Q:應該是去年做的燈市口改造項目。
青山周平:日本人家庭關系淡漠注重面子,中國人只相信家里人

F:您的中文這么好,是怎么學的?

Q:我在中國生活了十二年。我覺得如果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待了十幾年,語言就自然學會了。我覺得任何人都可以做到。

F:您有沒有宗教信仰?

Q:我的思維方式和感受都是佛教的。我去過釋迦摩尼出生的地方。那是尼泊爾的一個很小的村落。我也去過耶路撒冷,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發源的地方。但是佛教誕生之地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。

那就是一個很小的村落。但是在這個地方,各種各樣的生物都平等相處。從很小的蟲子,到動物,到人,是很多很多生命在一起融合的感覺。但是在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發源地,只有人,沙漠,天空,你會覺得人是獨立于環境之外的“一個人”。這種環境和尼泊爾那種環境出身的思維方式是很不一樣的。在尼泊爾的各種生命一起生活的環境里,你會覺得你不是一個特別的存在。你和蟲子、樹是一樣的。我會在蟲子、小石頭里找到一種生,一種佛。這是我在尼泊爾那個地方生活幾天感受到的事情。

F:您的建筑設計改造理念里,可以看出您很重視“家”的觀念。日本男性是不是普遍注重家庭,有強烈的家庭觀和責任感?

Q:日本男性并不顧家。日本家庭的關系比中國淡很多,家庭成員之間聯系的沒有中國濃。我覺得這有距離的關系。中國的國土面積很大,家人之間離得比較遠,要聚在一起很不容易,所以心理連接上反而很親密。但是日本國土小,想見面很容易,所以反而疏于聯系?;褂幸桓鱸蚴?,中國的人太多了,你很難相信外人,但是家里的人是可以絕對信任的;而在日本社會,因為人口密集,大家都彼此認識,知道對方是什么樣的人,想什么,要什么,所以家庭和外界的界限不是那么明確。

所以,一般來說,中國人對家里人特別好,對外面的人相對冷漠;而日本是反過來的,對家里的人冷漠一些,對外面的人特別好。因為非常注重面子。

F:Flipboard紅板報里有很多高質量設計相關的閱讀主題,能推薦幾個您最近在關注的主題嗎?

Q:智能家居是我現在比較關注的。

F:紅板報給您的第一感覺是什么?

Q:我感覺Flipboard改變了很多。我很喜歡在ipad上看Flipboard。現在要再熟悉一下。挺好的。(笑)。

紅沙發專訪是一檔對話欄目,嘉賓是來自不同領域的Flipboard超級粉絲。讓我們暢所欲言,一起聆聽愛我們的和我們愛的故事。

本文來源:中國設計在線

關鍵詞: 建筑師 
編輯:cdo
相關閱讀
    正在加載...